你是否渴望知晓他人的祕密?──《告解高峰会》(The Con

你是否渴望知晓他人的祕密?──《告解高峰会》(The Con

  不代表任何团体、不特别知名的神祕义大利神父罗贝托被国际货币基金会总裁侯歇邀请,来参加位于德国海滨饭店的一场聚会,同时这也是八国财政金融首脑举行的一场高峰会。在这样特殊的聚会之下,运用饭店房间(私人空间)与角色们各自侵门踏户的穿梭带出了故事的综错交织的複杂性。导演採用分割时序的叙事手法,在故事进展之下不时插叙带入线索的片段,整个架构就像一个推理剧,总裁侯歇在故事开始没多久就离奇死亡(头套着神父装录音笔的塑胶袋),而有目击者见到神父夜晚被总裁喊去谈话(告解),大家都猜想这其中必然与侯歇之死有密不可分的关係,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有权去知晓这个祕密。

  这其中有几个关键人物,其中之一是容易失眠的知名女童书作家克莱儿,她一直由一种孔洞偷窥、夜半睡不着起来撞见、隔着饭店阳台篱笆观察的视角,去补足许多没有明说的细节,她是个偷窥般的第三者,却也是十足有力的线索证人。另一个重要的关键,应该是得了阿兹海默症、连自己银行密码都忘了的饭店老闆,他乍看之下什幺都不明白,什幺都以一种孩童嬉戏、躲藏的方式对待的同时,意外的却好似比所有人都还要思路清楚,这也许也是导演的一种幽默。这其中处处暗示了这次的高峰会也许会给第三世界或是落后地区一个很大的破坏与冲击,而在其中如加拿大代表、义大利代表等等,可能都企盼可以阻止这个决定。(儘管他们在许多地方备受他国代表的压力。)

你是否渴望知晓他人的祕密?──《告解高峰会》(The Con

  「倘若一个人为拯救他人而死,便不算自杀。」在其中提到神父罗贝托写过的书里曾有这幺一句话,不免让人想到看过罗贝托的书的侯歇,是否也想试图阻止这次高峰会的决议。然而,其中日本代表在罗贝托看海之时,意图从他口里探得什幺,面对一直保持缄默的神父,他却自顾自说到侯歇因为他的非凡成就,早年演讲都开了极高昂的价格,后来却都在说笑话。这说笑话对应到其中一人谈到她觉得侯歇不会是自杀的,因为他前一天心情很好,还说了个笑话:「有个要去做心脏移植手术的人,医生问他:『有七岁的心脏,要不要?』病人回:『不要,太年轻了。』医生问:『有个四十岁富豪的心脏呢?』病人回:『噢,他一定没有心。』医生接着问:『那七十岁银行家的呢?』病人欣喜的答:『太好了,他一定从没使用过它。』」我想此时此刻,与其说是笑话,不如说是侯歇对于自己的自我讽刺。

  在证据不足,且案情疑点皆指到神父身上的同时,有人提及曾有部电影《忏情记》(I Confess)也是描述一名神父被怀疑是兇手,这里就为故事的结局埋下一个伏笔,因为在此部电影中,最后神父被证实是清白的。然而,神父的持续沉默却让众人各种猜疑到焦虑,有人猜想神父可能有发过缄默誓,所以才一言不发,各种套话、搭讪、威逼胁迫、示弱、拜託全揽在神父身上,但神父仅是幽默以对,好比对着音乐人说:「你是音乐家吗?(是的。)那你很幸运,不用白费唇舌。」或是在庭园里看女作家给的童书被他国代表们给缠上时,他思考片刻,仿了图画里的小鸟,随意画了一张大鸟对着小鸟示威的图样,交给他们,并偷偷观察他们三人的表情,结果却被他国代表当作祕密的关键拿去分析。

你是否渴望知晓他人的祕密?──《告解高峰会》(The Con

  神父随意画了个图的概念其实连结到后面神父与侯歇谈话的某一段插叙,侯歇对着神父说由于自身的位置所在,只要自己随手写一串高阶数学的算术式,大家都会将之当做神圣不可违背的真理,儘管事实证明那根本是一串没有意义也没有答案的算术式。在插叙的片段,可以理解侯歇是忙于工作甚至没有生活的,他失去阅读、与他人对谈的时间,在自称是侯歇好友的人逼问神父祕密的同时,神父针对这点只回问:「也许他不快乐?」那朋友全然不信的认为侯歇想要的都能拥有,他怎幺可能会不快乐?神父于此只是幽默的应对:「你们经济学家也必须关心一下快乐这件事。」

  整个故事看似用一种幽默讽刺的推理剧概念,一开始便揭露了一桩死亡事件,却一而再、再而三地用神父与侯歇谈话的那个夜晚作插叙补充,在一开始没多久就死亡的侯歇,对于整个案情却好似还活着,藉由插叙片段一直源源不绝地提供新的视角去否定主线所有质疑的问题点。(录音机、侯歇的祕密、对于神父的邀请、一个高阶数学的算术式等等。)整个结合各方人士的视角、利益的纠葛与複杂的关係,结合出一个诙谐风趣的推理讽刺故事,在细节的处理上极为精巧,可以想见导演罗贝托安度(Roberto Ando)想要在这片子里呈现的许多複杂层面的议题:无论是对第三世界的关心、对于环境与政治的看法、对于宗教的一些思考,对于经济金融、人性、病痛等等,都有其想要在幽默诙谐的对谈下表达的深层内涵。

电影资讯

《告解高峰会》(The Confessions)─Roberto Andò,2016

图片出处:金马国际影展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