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需要酸民,也不需要超级英雄——科技创造新世代公民运动座

我们不需要酸民,也不需要超级英雄——科技创造新世代公民运动座

本文是我们对四月份「flying Friday Night X Inside Salon」的报导。

g0v 积极参与者瞿筱葳:我们不是志工,我们是一群很不爽的人
我们不需要酸民,也不需要超级英雄——科技创造新世代公民运动座

瞿筱葳以 上週蔚为话题的 g0v 专案「政治献金」 作为开场,因为这就是一个具体而微能够代表 g0v 17 个月以来发展精神的专案。

她说,关于政治献金,我们知道的只有总数,细目并没有开放,因此为了将相关资料数位化后开放出来,一开始先有个人去印了七个人的政治献金资料,然后再由 g0v 其中一位成员、「新闻小帮手」作者 Ronny 将扫描档切割成小块后放上网路让使用者以 工人智慧 人工方式进行辨识, 1第一波总计 41 万多笔的资料已经悉数辨识完毕。目前仍有人持续地去监察院将资料列印出来,相关情形大家可以到 这里 去看。

从愤怒到协作

g0v 是一个鬆散、去中心化的一个组织,瞿筱葳说,「g0v 零时政府」的意思就是从零去思考政府,同时也是从零去思考我们可以怎幺样去改变一些事情。这个组织的起始点是去年行政院花了百万元预算拍了烂广告,因此一群人决定将政府的预算图像化,使一般人得以用简单的方式去了解,这个名为「全民审预算」的作品还获得了 2012 Yahoo! 奇摩 Open Hack 的佳作。各位读者可参考我们当时的报导:〈 2012 Yahoo! 奇摩 Open Hack 获奖作品发表会 〉。

瞿筱葳从 318 之前的 3 月 8 日的废核游行讲起,当时 g0v 做的是网路的支援 2,一直到学运过程中的各种事件,例如使用者涌入使得 hackpad 流量超过负荷,以及 3 月 23 日晚间行政院晚间的直播等等,另外,在学运的期间他们也公布了一个作了八个月、耗费二、三十人完成的「你被服贸了吗?」,这个才刚运作 17 个月的「零时政府」逐渐受到大众瞩目。

她引用了 Clay Shirky 的演讲主题「How the InternetTransform Government」3,说目前虽然还不清楚网路是不是可以真的能做到这样,但肯定动摇了一些事情,特别是在经过了最近这一次学运,如果未来真能各自透过串连,能够产生的影响一定会更大。

g0v 在过去一年多来试图想要填补网路世界与现实生活中媒体的距离,办了 27 场大大小小的黑客松、超过 50 个专案、四处解释什幺是 g0v 零时政府 ,陆续吸引了 50 多位「重度参与者」、1,000 多位的轻度参与者,以及 4,000 多位的关注者,建立了一个不小的社群。

参与式民主新解

我们可能偶尔会听到新闻在介绍 g0v 专案时说「有热心网友做了一个 XXX」,但瞿筱葳说,我们不是什幺热心的网友或志工,我们是一群很不爽的人。当这群人很不爽的时候,就会想要用不同的方式去改变现状,而他们的作法就是透过黑客松。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到「http://g0v.tw 台湾零时政府的 YouTube 频道 看他们黑客松的成果报告。

政府会一直换颜色,但是参与式的民主可以促使压力团体向政府施压,达到监管政府的目的。儘管我们常常会以「万人响应、一人到场」来讽刺过去网路对现实生活的影响之微小,但现在已经跟过去大大不同。g0v 正尝试透过一些诸如政治献金的专案,让广大的网友直接参与,「乡民们」键入的数字,也会让大家更在乎自己的参与。

瞿筱葳以学生供站立法院当晚,在现场直播的唐凤说的一段话作结:「我去支援直播的时候,并不知道有人要翻墙进去。但是要连上墙里和墙外,只有中立的网路可以做到。通讯可以减少冲突和误会,我的本意就是这样而已。」

g0v 一直以来想做到的就是让更透明的资料与资讯,透过中立的网路传达、扩散。因此她也呼吁大家关注网路中立性。

一个批评者变成一个贡献者,是两票的差距

「g0v 听起来像反政府组织,但其实更像是『反酸民 4 组织』,因为坐而言不如起而行。」「一个批评者变成一个贡献者,是两票的差距。」瞿筱葳希望大家可以从「酸民」变成实质的贡献者。

「沃草」创办人柳林玮:真正能够造成改变的不是超级英雄,而是你与我
我们不需要酸民,也不需要超级英雄——科技创造新世代公民运动座

自学运潮于 3 月底爆发,应该不少读者都对「沃草」这个名字有印象,尤其借助苹果日报之力大量散播,攻佔 Facebook 讯息流,以最快的速度发布学运相关资讯或政府回应,让网友零时差掌握最新动态。其实「国民党张庆忠 30 秒黑箱」就是由沃草出产的「国会无双」第一时间发现,才有后来的太阳花学运。

沃草并不是因学运而起,事实上鉴于国会沈屙已久,但是对于乱象全民始终束手无策。今年初由台大住院医师柳林玮率先发起,以「Watch Out」谐音命名「沃草」的网站,象徵「只要人民随时睁大眼睛提防警戒,政客就不容易为所欲为」。

柳林玮自承,自己很早就热衷公共事务,但都是以旁观者的角度观察,并不涉入社运本身,直到洪仲丘事件爆发。

他与洪仲丘同梯入伍,后来却无法一起退伍,对他造成莫大冲击。这才组织 1985 行动联盟,号召全民挺仲丘。读者应该都有印象,在此之前政府政策或作为就经常引发群情激奋,比如反旺中、比如反核,民主意识已经逐渐累积。而当时柳林玮「把社会运动变得很简单」的理念,游行者只要身着白衫就可走上街头,组织、秩序、后勤、论述等等「就交给我们」。

「必须吸引更多人站出来,有了第一次才有第二次」,而且当自己也成了「阻碍交通」的一份子,才能设身处地明白弱势何以非得採取这种方式,才能引起政府或媒体的注意。

用动态民意改变政治,以网路催化民主

柳林玮指出,1985 联盟其实早在去年 10 月就以「下修公投门槛」以及「反黑箱服贸」之名,在中正纪念堂进行示威抗议 5,但是怠惰的媒体与政府双双「鬼遮眼」,从未正视另外一种声音。

不过,民意如流水,30 秒闯关引爆学运之后,更多资讯被揭露,他们选择以相对激烈的行动唤起外界瞩目,凝聚更多力量,拉进更多人深入了解议题,从而扭转民意,这就是柳林玮口中的「动态民意」。他希望「让动态民意改变政治」,就以军审法的废除来说,政府以没有配套措施为由「跳针跳了 16 年」,洪仲丘之死捲起的巨大民意浪潮,才有了改变的契机。

民意最怕涣散,但我们身在网路时代,凝聚民气、保持能量不再如同以往艰难。特别是类似沃草这类具有组织性的网站出现,加上社群的推波助澜,柳林玮口中「用网路催化民主」的实践,每分每秒都在进行。为了达成目的,他设下三个诉求:

那幺,沃草该怎幺实现心中理想呢?

国会无双,立院乱象摊在阳光下

他们首先从立法院下手。今年初,沃草推出第一个产品「国会无双」,「用网路攻佔立法院」,集结人民力量共同监督国会。所有国家重要法案都是在此通过,每个人都可以针对自己有兴趣的议题持续关心,「当每个议题都有人关心,我们的权利就不会被偷走。」

国会无双听起来很武侠,形式上以「运动赛事」呈现。不若立法院 IVOD 系统四年花了 1.8 亿公帑建制却只能同时容纳 900 人,柳林玮保证,国会无双不怕人数暴冲导致挂站。利用 USTREAM 直播「赛事」,而且搭有主播与「球评」,即时为观众解说,此外还会在会议结束之后剪辑成本日好球与乌龙球精华片段。没时间的人可以从中快速掌握今日代议士又干了哪些荒唐行径。

柳林玮无奈的说,本来以为国会乱象只是偶一为之,没想到「乌龙球」天天都出现。除了先前人尽皆知的「没使命感的国安局长」,他在现场播放立委杨琼璎质询农委会主委陈保基,不断在「粽子小确幸」上跳针的画面,引起现场哄堂大笑,但大概没有一位听众是因愉悦而笑。

过去,我们只能透过大众媒体获知立法院的片段,虽然有网站、有公报、有影片,但往往不是很难用就是藏在云深不知处,沃草不啻是把这些公开资讯真正摊在阳光下,供全民检视。

市长,给问吗?请别再跟我说「依法行政」

另外一个已因大众媒体曝光而为人熟知的「市长,给问吗」,则是直接由市民向台北市长候选人提问,从街友到多元成家到废死,这些争议性极高都等着逼候选人表态,如果是诸如「依法行政」表面看似中庸的立场,或根本选择迴避,我们大概就可以看出候选人害怕什幺;而媒体也能从中挖出人们真的切身关心的问题向候选人提问,从而形成政策的思辨,而不再只流于表面的选举激情。

你对 10 年后的台湾,有什幺想像?

柳林玮也谈到沃草的未来,计划与政治群众募资网站 Vdemocracy 合作,倘若民众对于候选人的提问感到满意,就可以透过 Vdemocracy 捐钱作为政治献金。同时他们也打算开发「议员,给问吗?」,鼓励虽有理想但无资源的年轻人参政,若真得到认同,也能借由 Vdemocracy 获得支持者的捐献。

分享现场有观众提问沃草是否考虑组党,柳林玮否定这个想法。但他们有更宏大的理想——仿照荷兰阿姆斯特丹于 2004 年发起的「WikiCity」计划 6。荷兰都市规划部副局长 Zef Hemel 邀请各种团体说出对阿姆斯特丹未来十年、二十年的想像,耗时八年,积聚千人智慧,他们将这场浩大而细緻的过程录製成纪录片,整理成二十项议案送进国会,「没有人敢反对,没有人敢站在人民的另一边」。柳林玮希望网路能够加速这个过程。

无论何种立场,或许对于现况您都曾感到疲惫,继续为了信念奋斗之际,如果能够擘划心中的理想国,是不是会觉得比较振奋?也许,沃草团队很快就会要你动动脑筋,你对 10 年后的台湾,有什幺想像?

当你我都发挥丰沛的想像力,在脑中构筑更美好的台湾,希望届时我们的国会,别再以「民情不同」为由,站到人民的另一边。

  1. 抓出政治献金扫描文件中的每一个栏位 ↩
  2. 游行场边记: 街头.网路.群众不断线 ↩
  3. How the Internet willtransform government↩
  4. 酸民 -- 伪基百科,恶搞的百科全书 ↩
  5. 公民觉醒联盟 ↩
  6. 「自由经济示範区特别条例草案」逐条审查 ↩
  7. 刘致昕:革命二部曲──荷兰的 WikiCity↩
上一篇:
下一篇: